《吴哥,沉睡四百年》连载⑮:洞里萨湖

254
作者:董彬来源:吴哥,沉睡四百年

湄公河,送水节,湖上浮村,舞蛇的女孩

洞里萨湖 (6).jpg


从唐古拉山口出发,越过横断山脉,浓郁的高原迅速消失,山不见了,眼前是深色的热带雨林,自西双版纳出境,澜沧江变成老挝与缅甸的界河后,有了新的名字——湄公河(Mekong River),高棉人之河。

这条河,从来就不缺故事。

15岁时的杜拉斯在这条河上等来了她的中国情人,戴着呢帽,扎着两根辫子,她伫立在泥泞河水的闪光之中,在渡船的甲板上孤零零一个人。   

金三角的毒枭也深深依赖这条水上通路,在暹罗鳄的注视下,妖艳的罂粟花汁液割化成白色幽灵。

传说“四千美岛”的人想吃鱼了,只要生火,往锅里倒上水,河里的鱼就会跳进锅里。

洞里萨湖 (2).jpg

洞里萨湖意为“巨大的淡水湖”或纯粹“大湖”


豆蔻山脉、象山山脉,将湄公河低地与泰国海湾完美分开,长驱直入的暖湿气流带来了充沛雨水。《周公解梦》中记:梦见涨水,吉兆,是发财的前兆。梦见涨水淹没田地,预示着自己会遭受损失。高棉人不用担心湄公河水涨得太高会泛滥成灾,因为有洞里萨湖。

洞里萨湖是柬埔寨最大的湖泊,与湄公河交汇相连,每年的5月到11月,雨季来临,湄公河水逆流而上,暴涨,倒灌洞里萨湖,水深从1米扩张到10米,水面扩大数倍,无数的昆虫杂草也随之沉入湖底,成为鱼虾的天然饲料。

仿佛一块温柔的海绵。

11月后,洞里萨湖又把储存半年的水吐回去,天然水库的水位不断降低,湖底的淤泥又浮出水面变成肥沃良田。收割、捕鱼的季节终于到了。

《真腊风土记》中记载:“其地半年有雨,半年绝无。自四月至九月,每日下雨,午后方止。淡水洋中水痕高可七八丈,巨树尽没,仅留一杪耳。人家滨水而居者,皆移入山后。十月至三月,点雨皆无。洋中仅可通小舟,深处不过三五尺。人家又复移下,耕种者指至何时稻熟,是时水可淹至何处,随其地而播种之。

为了感谢河水的大恩大德,也是恭恭敬敬把带来丰收的河水送归大海,柬埔寨有个非常重要的传统节日“送水节”,送走的不仅是造福的河水,也有那些不归的灵魂。

阇耶跋摩七世,这位皈依“大乘佛教“的君主曾带领吴哥强大的水军击败占婆,为了祭奠阵亡的战士,彰显自己的强大,一年一度的“送水节”中就有了三大保留节目:赛舟,放灯,祭月。

“赛舟”赛的是水军部队,“放灯”放的是故人哀思,“祭月”祭的是神灵保佑,从宫廷到民间,各方的需求都照顾到了。当然,跟古代相比,今天的节日中还增加了新项目“放烟花”,放的就应该是人们的“梦想”了。

洞里萨湖 (8).jpg

洞里萨湖 (7).jpg

洞里萨湖位于柬埔寨境内北部,呈长形位于柬埔寨的心脏地带,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


依水而居,一直就是人们最好的选择。

雪消融,雨浇灌,河流缠绵大地的痕迹,就是人类迁徙的最初路线。蓝色地中海的古埃及,两河流域的苏美尔,长江、黄河我们的母亲。“汉”字的偏旁就有“三点水”。

死神属火,收割一切;生命属水,孕育文明,当然也孕育财富。在第一条高速公路修建之前,货物流转通过陆地运输的效率极低,古今中外都一样,水路是重要的运输方式。

“古道西风瘦马”累死累活,这儿早就“轻舟已过万重山”。茶马古道的马帮,丝绸之路的驼队,还有马匪山贼们的全力配合,做买卖一趟来回好几年,写小说素材是够了,想经济腾飞就明显不靠谱,所以要依靠漕运,明朝国库的收入充盈两百多年,乾隆屡屡下江南,全仰仗的是大运河。

同样,在高棉人的历史中,没有澜沧江的源头,没有洞里萨湖的滋养,也就没有吴哥王城的辉煌一时。周达观《真腊风土记》中所记,城中人工池塘有八百之多,纵横交错于王城四周,一切全靠洞里萨湖提供充足渔产资源。

不仅自给自足了,还能吸引外来客户。洞里萨湖曾经是外界了解吴哥的唯一坦途。

公元1296年,周达观参加的元朝使团经过一百多天的艰苦跋涉,船经洞里萨湖前往吴哥时,按照蒙古草原上的习惯,他将面前这片广阔的水域称为“淡洋”,一片淡水的海洋。

自北而南的大湖、水湖和沼泽平原,组成了完整的洞里萨湖区,横跨柬埔寨暹粒、菩萨、磅清扬三个省份,分布七八个不同村落。

离暹粒最近的是越南浮村。一路上,很少看到独栋的房屋,往往是几栋房子组成一个大院落,公路两侧,本地人居住的高脚屋已经从竹木架构变为了钢筋水泥,易拉罐、啤酒瓶、塑料袋的随处可见也说明了当地农家乐的买卖兴隆。

洞里萨湖 (5).jpg

洞里萨湖 (3).jpg

柬埔寨人民的“生命之湖”


不用担心没有向导在热带丛林中找不着北,不用在红色高棉布满地雷的小路上心惊胆战,沿着当年吴哥水军与占婆拼死厮杀的路线,从吴哥出发,车行不到一个小时,洞里萨湖就到了。

原以为,我会看到一个鱼米之乡,因为脉动的洞里萨湖区是世界上最丰产的内陆渔区之一,但从游船码头通往洞里萨湖的河道里,只拥塞着繁忙的观光拖尾船,肤色各异的游人来来往往。想看鱼,还是去农贸市场更保险。

划过浑黄的湖水,拖尾船停靠湖心小岛,很快,划着细长的小木船,或把大铝盆当作浮游工具的女人和孩子们,将观光客团团围住,粗大蟒蛇毫无违和感地在孩子们的身上缠绕着。据说,他们在两三岁的时候,父母就把蛇当宠物和家人一起生活,朝夕相处自然不会害怕,蛇牙拔掉后,孩子就要和蛇一起出去拍照挣钱。

虽然洞里萨湖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蛇盛产地,但这个与蛇共舞的生意似乎并不太受欢迎,观光客们总是害怕的多,配合的少,毕竟从小跟蛇一起生活的经历不是人人都有,为恐惧付钱总有点不大情愿。

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民族对蛇的感倩也会如此之深,柬埔寨人认为,蛇生存能力极强,还有毒牙保护自己,比其他动物都要机警厉害得多。

在融合了婆罗门教中的神蛇形象后,一路“爬向”神坛的“蛇崇拜”过程中,柬埔寨人还注入了人类特殊的血亲观念。相传扶南国的第一位女王柳叶就是那伽蛇王的女儿,她也是柬埔寨的女始祖。

走下船,一个皮肤黑黑的女孩子,习惯性地将蛇高举在我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睛,容易让人想起沈从文《边城》里的翠翠:风日里长养着,故把皮肤变得黑黑的……平时在渡船上遇到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但明白了面前的人无心机后,就又从从容容的来完成任务了。

能表演点什么,或是举着蟒蛇拍照,多少都是希望自己能更加从容,不是空手地“乞”,而是在“讨”生活。

为了好看,也为了有些尊严。

洞里萨湖 (4).jpg

洞里萨湖 (1).jpg

洞里萨湖浮村


不管是柬埔寨人,还是从越南逃难的船民,大家都会用彩色的油漆装扮一下各自的船屋,五颜六色,像是不小心打翻了调色板。我猜,这大概是为了渔夫回家时能在雨雾中辨认出自己的家,尽管这个家可以随时用船或是车轻易拖走。

生活的颜色,永远是苍白的,除非自己主动粉刷。不是谁都能在高价的城市购屋,昂贵的城市里总会一些无家可归的人,居无定所,可还是会选择在桥下,在墙角,用一层层破烂的纸箱将自己包围着,搭建一个临时的“家”,尽管狭小,却也是他们最后的精神堡垒。

船经过了一个蓝色的水上木头房子时,听到了从屋子里面飘来的乐队现场演奏的声音,还有传颂基督的歌声。听介绍,蓝色船屋是一所教会学校,也是整个洞里萨渔村中数一数二的建筑,门口写着我看不懂的柬埔寨文字,还有一个十字架的标志,很大。

忽然有些后悔了,没和那个舞蛇的小孩子照相,没挣到零钱的她,当时眼里有点失望。

在巴黎莎士比亚书店门楣上,同样的位置,刻着《圣经》里的一句话:不要对陌生人冷淡,他们也许是天使乔装改扮。

可现在的我,已经离她越来越远。



文章列表

《一带一路》是央视《远方的家》栏目推出的第八部大型系列特别节目,力求让全世界真正了解"一带一路"倡议,表达中国"和平、友好、互利、共赢"的理念,突出"一带一路"打造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的时代精神。

柬埔寨有许多传统的宗教节日,其中“加顶”节是柬埔寨佛教徒最隆重的节日之一。

《一带一路》是央视《远方的家》栏目推出的第八部大型系列特别节目,力求让全世界真正了解"一带一路"倡议,表达中国"和平、友好、互利、共赢"的理念,突出"一带一路"打造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的时代精神。

《一带一路》是央视《远方的家》栏目推出的第八部大型系列特别节目,力求让全世界真正了解"一带一路"倡议,表达中国"和平、友好、互利、共赢"的理念,突出"一带一路"打造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的时代精神。

主办单位:中沅公益基金会
联系电话:1770128653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官方微信公众号
大赛咨询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