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沉睡四百年》连载⑪:周萨神庙

363
作者:董彬来源:吴哥,沉睡四百年

周达观的真腊风土,法国军官,周萨是谁?“谋杀”佛像

周萨神庙 (2).jpg


在吴哥所有的遗存中,除了崩密列,周萨神庙的原始损坏最严重。而且至今也没有人知道这座不大的庙到底是谁人而建,为何而建,为谁而建。搜遍所有的文献,也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周萨的记载,神庙里所有残存的石块,也找不到任何铭文。

  够神秘,可并不奇怪。

  真腊王朝辉煌数百年,留在世界上的文字记载也只有元人周达观的一本《真腊风土记》,约8500字,作为地方志收录于《四库全书》。

  然后我们就淡忘了。

周萨神庙 (4).jpg

至今也没有人知道这座不大的庙到底是谁人而建,为何而建,为谁而建


元成宗,元贞元年(1295年)浙江温州的周达观随队出使真腊,走了一年,次年到达,又住了一年。元大德元年(1297年)回国,几年光景,周达观根据亲身经历,在《真腊风土记》中详细描绘了真腊都城,也就是吴哥古城的布局、王宫寺庙、建筑雕刻、风土人情,等等,有人说细节撰写得太细了,甚至暗示了元人计划南侵的企图。

  企图,应该是有的。

蒙古帝国与安南(今越南北部)、占婆(今越南中部)、真腊三个国家之间交流经常不大稳定,有时候愿意归附,还遣使入元纳贡,献上珍宝和大象;也有时候会扣留出访使节,关系破裂了,彼此兵戎相见。

    公元1282年,忽必烈曾发动对占婆与安南的远征,面对蒙古大军,占婆国王曾派人去真腊借兵求助,被拒绝。两年后的1284年,元军击败安南,随即占婆国也遣使求降。

  和平来之不易,尽管短暂,于是1296年春,商贾云集的温州港口,一个元朝使团的航船罗盘指向了丁未针,南向偏西。

  有朋自远方来,吴哥欢迎您。因陀罗跋摩三世( IndravarmanⅢ,1295一1308年在位)接待了来访的元朝使团,一住11个月。不管蒙古帝国的动机如何,《真腊风土记》这本“出国考察报告”详细记载了13世纪高棉人生活,而这也激发了大航海时代之后,不断打开眼界的欧洲人的好奇心。

  公元 1860年,沉睡四百年的吴哥被按书索骥的法国博物学家亨利·穆奥偶然发现了。

  在我们的字典里,“发现”这个词代表的意思多半是“耀兵异域,示中国富强”,说白了就是炫富,为的是“宣德化而柔远人”;而西方人的理解似乎正好相反,伴随“发现”,尤其是“地理大发现”,则是充满血腥的近代殖民地瓜分和掠夺财富的开始。

  一个是走走形式,一个是真刀真枪。

  正因为如此,远的从诞生马拉松运动的第一次希波战争算起,一直延续到近百来年的数次东西方碰撞,仿佛是东方失败得多,西人进步得快。到最后,不甘心的我们甚至意淫出了一个“东方不败”,近妖无敌,但挥刀自宫,绝了后。

周萨神庙 (5).jpg


1863年,美国总统林肯正式命令解放黑人奴隶,也在同年,法国人将柬埔寨变成又一个“东方巴黎”。《法柬条约》让柬埔寨成为法国保护国,西方的冒险家们在印度支那半岛上又多了一处可以探险的乐园。为了庆祝这事,当时的法国政府还特地为驻柬法军们印制了一批吴哥窟图片的军邮片,供给法军大量使用。与此同时,法国人对吴哥也开始了极为详细的考察。一时间欧洲人纷至沓来,沉默数百年的古老文明从没如此受人关注。

  像不像敦煌?

  “吴哥窟”与“莫高窟”都曾经有着傲视天下的浩瀚宝藏,但同样也是古代文明失落最多的角落。只不过,来到敦煌的法国人伯希和是用几块银圆,换来了王道士挂在裤腰上的钥匙,进入了神秘的“藏经洞”。而在吴哥,主角换成了一名叫迪科的法国军官,在吴哥游走时,他无意中发现了周萨神庙的废墟。

  眼前寺庙的一切全部被香蕉树淹没,屋顶上的大树盘根错节,绿色苔藓布满了废墟,原本供奉的神像雕塑不知去向,曾经支撑神庙的石块,有的埋在土里,有的沉在不远处的暹粒河里。在废墟上种满香蕉树的当地人说,这个庙是供奉“周萨神”的。

  “周萨神”是谁?

  无人知道,但周萨这个名字却延续用下来了。

  根据建筑风格,法国的学者确定了周萨神庙应该是苏利耶跋摩二世在位期间(1113-1150年)修建的庙宇。不过在神庙建成的300年后,公元1432年,暹罗(泰国)入侵,吴哥王朝被迫迁都金边,吴哥时代宣告结束,宏伟建筑大部分荒废,被遗忘。直到16世纪,在柬王安赞(Ange Chan)主导下,吴哥部分寺庙得到修复,但像周萨这样的小庙并不在关注之列。

  无论生前、身后,这都是个孤零零的寺庙。

周萨神庙 (6).jpg

无论生前、身后,这都是个孤零零的寺庙


神,是永恒的,无处不在,所以人们不会太在意已经破败的庙宇,荒山古冢多的是,一个庙宇倒下,还有无数个庙宇,无数个庙宇倒下,还会有无数个兴起。于是,飞禽走兽的世代轮回,树木花草的世代轮回,唯独寺庙的石块墙壁凌乱斑驳。

  在耗费十年之功的修复中,中国文物研究所在周萨神庙北门,清理出土了一尊雕刻精细的半身佛像。挖出佛像很正常,挖不出来才奇怪,这里是吴哥呀。可蹊跷的是,这尊出土佛像上的断裂伤疤,明显不是数百年间自然风化的结果,更像是人为砸毁,然后再埋藏土中。

  有人“谋杀”了佛像?

  是的。

  今天我们看到的周萨神庙是典型的婆罗门寺院,但出土佛像的供奉也表明这个神庙曾一度是佛寺。就像是奥斯曼土耳其人在1453年征服的君士坦丁堡,苏丹穆罕默德二世下令将索菲亚大教堂转变为清真寺,并用灰泥覆盖了基督教的马赛克。没办法,伟大的建筑跟宗教是分不开的。以色列人就说:“砖墙塌了,我们却要凿石头建筑。

  在吴哥,直到14世纪小乘佛教确立主导地位前,柬埔寨的宗教情况一直复杂,除了耆那教和锡克教没有从印度传入柬埔寨外,印度教、婆罗门教、佛教三种势力可以说是三足鼎立,求同存异。奉行孔孟之道的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中记载:“为儒者呼为班诘,为僧者呼为苎姑,为道者呼为八思维”。对比中国“儒、道、释”三教,真腊的“三教”就是“印度教、佛教和印度教的分支别派”。

  信仰不一样,供的神就不一样。

  信什么?供什么?这就得看一把手了。

  公元9世纪初,阇耶跋摩二世统一南北真腊,把婆罗门教的信仰与个人崇拜相结合,号称自己就是湿婆神的化身。后来到了苏利耶跋摩二世时期,国王又喜欢上了毗湿奴,吴哥窟就作为放毗湿奴神像的寺庙。可到了阇耶跋摩七世(1181一1215年)时期,国王和他的两位妻子都是虔诚的佛教徒,于是国教就从婆罗门改奉了大乘佛教,吴哥也就兴建起许多佛寺,比如巴戎寺。但再后来,阇耶跋摩八世(1243一1295年)又将国教从佛教改为了婆罗门,然后,许多吴哥寺院的佛像就在那时遭到人为凿毁,大规模的。

  一开始走向辉煌,然后外敌入侵,最后王朝衰落,不知不觉一觉醒来,已过了几百年时光。

  修补神庙的砂岩,与百年前的材质同出一处,但周萨身上的伤疤,却任谁都可以一眼看出来。灰白的色差时刻提醒着我们,新旧之间融合的艰难,就如同人们各自心中对不同信仰的执念。

  想放下,很难。

  没办法,执念也是一种信仰。


文章列表

中沅杯·“梦幻吴哥”文化创意设计大赛获奖名单已经发布啦,快来围观有没有你喜欢的作品吧~

第二届中沅杯·“梦幻吴哥”文化创意设计大赛初评已经结束,我们在557份参赛稿件中选取了部分作品进行展示。

中沅杯·“梦幻吴哥”文化创意设计大赛经过6位评委的“云评审”,组委会从557份参赛作品中遴选出61份作品进入复赛,现将入围名单予以公布。

重要通知:中沅杯·“梦幻吴哥”文化创意设计大赛截稿日期定于2020年7月20日

主办单位:中沅公益基金会
联系电话:1770128653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官方微信公众号
大赛咨询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