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沉睡四百年》连载⑩:十二塔

496
作者:董彬来源:吴哥,沉睡四百年

十二生肖,神判,中世纪的案子,走绳索的人


吴哥通王城中,不仅有孤单的空中宫殿、残破不堪的巴方寺,在“高棉的微笑“巴戎寺北面,还有一片开阔的广场和群象台,那是国王检阅军队和集会的重要场所。

与一条在阇耶跋摩七世时期修建的“胜利之路”主干道隔路相望,十二座三层石塔安静地站在小坡上,月明星稀,各归其处,掩映在热带斑驳树影中,很破败。年代太过久远,石塔的结构残缺不全,从外形上看,无论远近都看不出和生肖有什么关系,之所以称为“十二生肖塔”,据传是因为在塔顶上雕刻有不同的动物,和中国的十二属相一样。

“属相”并不是中国独有的,柬埔寨的十二生肖也和我们的一模一样。

《真腊风土记》的“正朔时序”记载:“国人亦有通天文者,曰月薄蚀皆能推算……十二生肖亦与中国同,但所呼之名异耳,如以马为‘卜赛’,呼鸡之声为‘蛮’,呼猪之声为‘直卢’,呼牛为‘个’之类也。

十二塔 (7).jpg

十二座三层石塔安静地站在小坡上,月明星稀,各归其处,掩映在热带斑驳树影中


对于柬埔寨的生肖习俗,有两种说法。有人认为,泰国、柬埔寨的十二生肖源自中国,经由越南传入。还有人认为,四大文明古国都有生肖纪年的历史,相比中国,高棉王朝受印度的影响大,吴哥的十二生肖塔也跟中国的属相没什么关系,缘起是古印度。

在看过的印度神话里,除狮子和金翅鸟以外,动物及其排列顺序跟中国的十二生肖没什么差别,分别还是十二个天神的坐骑。不过,天神有坐骑,这种安排应该是舶来品。

土生土长的中国道教众神中,除了太上老君的青牛和八仙里张果老的毛驴,包括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在内,有坐骑的神仙并不多。而从天竺传来的佛教则恰恰相反,四大名著《西游记》中,总在关键时刻出手推进剧情的列位菩萨们,基本上都有个骑兽,跟领导干部配公车差不多。

到现在我还一直困惑,都是能上天的,随便飞,还非要个坐骑干吗?况且这些骑兽们还都不大老实,经常偷溜下凡祸害老百姓和取经团队。但是,甭管“兽品”如何,就算是宠物,一旦和上级同框出现的时间久了,这个十二骑兽也居然升级为佛的护法神。

吴哥在阇耶跋摩七世统治时期,从印度教转为力推佛教,而大乘佛教中五部经之一的《大集经》也有类述:“是十二兽,昼夜常行阎浮提内。

“大王派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十二位神兽昼夜轮流当值,巡游守护人间,神兽日夜守护的“阎浮提”就是印度教和佛教中,宇宙中心的须弥山周围四大洲的南部洲,也称“南瞻部洲”,另三洲包括“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和北俱芦洲”。

我们国人最熟悉的应该要数“东胜神洲”,美猴王孙悟空的户口本上就注明了籍贯: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至于“南瞻部洲”,其实就是印度。《长阿含经》上说:(该洲的)人民勇猛强记而能造业行、能修梵行、有佛出世其土地中,因此三事胜于其他三洲及诸天。不意外,谁不说自家好呀。

也许,柬埔寨的十二生肖文化没受到中国影响。不仅如此,甚至就连中国的十二生肖兽的民俗也有可能是舶来品。

早期,郭沫若曾考证,生肖原于古巴比伦黄道十二宫神像,是由古巴比伦传给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在张骞出使西域时传入中原。还有,马昌英先生在《中国十二生肖起源探微》中认为,公元前3世纪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统一了印度后,大力提倡佛教,此时,十二神兽轮流值岁巡行阎浮提的故事就由此传入中亚,被包括匈奴在内的游牧民族所接受,逐渐演化为匈奴十二兽纪年的习俗。秦汉之际,汉匈往来频繁,十二生肖兽习俗传入中国而盛行于东汉初年,并与传统的干支纪年合而为一。

总之, 无论是本土派还是外来说,今天世界各国的十二生肖文化的形成原因都绝不单一,天文、历法、图腾、环境等方面的因素非常复杂。

十二塔 (6).jpg

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中记载十二塔为“天狱”


那今天吴哥王城里的这十二座小塔到底有何意义?

周达观《真腊风土记》的“争讼“一章有这么一段:“两家争讼,莫辨曲直;国宫之对岸有小石塔十二座,令二人各坐一塔中,其外,两家自以亲属互相提防。或坐一二日,或三四曰,其无理者必获症候而出:或身上生疮疖,或咳嗽发热之类,有理者略无纤事。以此剖判由直,谓之 '天狱 '。

原来“十二塔”是审判塔。

当有原被告双方的争执需要仲裁时,法官会让诉讼双方的人按照生肖年份同时关进塔内,并由亲属相互监督,经过一段时间“真正的犯罪者”就生病或无法承受不安而认罪,这种来自“天神的惩罚”就谓之“天狱”。

等等,活蹦乱跳的就是好人?病了死了的就是坏人?

小塔里面,蛇蚁鼠虫免费提供,走到这一步,双方拼的不是法律,而是身体了,命大者胜。当地人性格都很温和,多少跟这种古老的刑罚制度有关吧,根本就用不着打官司,一笑而过。

作为神袛的吴哥建筑,内部空间往往阴暗狭窄,仅能容纳供奉的神像或化身,而十二塔又是分三层,象征着三位一体且逐层收进的阶梯式“金字塔”,体制更拘谨,几乎没有采光,如果这个局促的塔来关押嫌疑犯,还真是个不费劲的选择。唯一缺点是人数不能太多了,房间不够。

有什么样的监狱,就会有什么样的体会。

不仅在高棉王朝,在蒙昧的欧洲中世纪,人的罪责往往也会交付神明来裁决。比如,被告得从滚烫的开水中取出石头,待三天后,教会的牧师会检查被告烫伤的地方,伤口愈合了,无罪释放。要是水泡溃烂,那就是神明认为你有罪,来吧,就地伏法。

碰到沸水审判,挺遭罪,但换了冷水,可能更难受。这招同样也是教会发明的,被告嫌疑人被扔到河里,没有河,就扔到井里,当然前提是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远远地,裁决牧师会用一个长杆子来回捅你,要是嫌疑人水性好,漂浮不沉,无罪释放。如果沉下去了,这都不用宣布死刑,直接溺毙。

除了水判,其实还有火判,甚至还有“撑死审判”,这个比较人性,就是在断案中,被告吞下由教会牧师们祈祷过的面包或是奶酪,没被噎死,就释放,噎死的算倒霉。

总之,断案方式真是花样频出,拼的全都是想象力。

18.jpg

斗象台与十二塔相隔互望,象鼻卷起浪花翻涌


这种将罪恶交予神灵裁决的理论,看似荒唐,个人觉得其实是一种另类宽容。因为,无论何时,一个人在杀另一个人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做出了判断,人是可以被杀的。

可无论谁,都没有决定他人生命终结的权利。科技、体制、法规再先进,再全面,也无法完全避免冤假错案,所以“神灵显迹,拯救无辜",或“水火无情,抵制罪恶”,只是一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朴素价值观。

而且,这种朴素的价值观,在乱世显得尤为珍贵。

明朝末年的张献忠,杀人如麻,百官上朝下跪的时候,他放狗下去,狗要是闻到谁,就把谁拉出去斩了。还有,为了杀读书人,他假意在四川开科取士,结果受骗赶来的数千学子被一口气全部杀光。为杀人搞出这么多名堂。所以“搞不懂问人,人不懂问神”的审判,尽管愚昧,也有存在的理由。

此外,这种“神判”也暗示了,无论是谁,身体素质都必须得提高,热爱运动太重要了,因为不仅有“审判”一说,关于十二生肖塔还有个比较流行的说法,跟“杂技”运动有关系。

传说,在两座塔间会架起以皮革制成的绳索,如果罪犯能从塔与塔之间的绳索间走过,则无罪,如果掉下来就要被处死,掉下来的基本都会摔死。后来,这事就演变成了国王在十二塔对面的象台上观演的节目。

“锦为标,虽有戏,技为难”。双手捧起扎着孔雀毛的长长细棒,走绳索的艺人小心翼翼地在空中掌握平衡,看似可以操控自己的人生,平衡木两端忽高忽低,在一条细索之上,步步惊心。

深吸一口气,看看远方,太阳似乎也被一条绳索悬在空中,只要天空中的那绳子一断,太阳也会从空中掉落,脚下错走一步,万劫不复。可在远处能决定你命运的那个人,他估计什么都不知道。

我尝试过,站在象台上远望十二塔,距离不近。王的眼神必须特好,否则他看清楚的,只有眼前忙碌的黑蚂蚁。

为了成全别人的华丽生活而生,却觉得这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文章列表

中沅杯·“梦幻吴哥”文化创意设计大赛获奖名单已经发布啦,快来围观有没有你喜欢的作品吧~

第二届中沅杯·“梦幻吴哥”文化创意设计大赛初评已经结束,我们在557份参赛稿件中选取了部分作品进行展示。

中沅杯·“梦幻吴哥”文化创意设计大赛经过6位评委的“云评审”,组委会从557份参赛作品中遴选出61份作品进入复赛,现将入围名单予以公布。

重要通知:中沅杯·“梦幻吴哥”文化创意设计大赛截稿日期定于2020年7月20日

主办单位:中沅公益基金会
联系电话:1770128653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官方微信公众号
大赛咨询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