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吴哥

兴盛六世纪,沉睡四百年。吴哥王朝独特的宗教、文化和艺术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与密林融为一体的吴哥遗迹群正是吴哥王朝物质与精神的结晶。重重林莽,巍巍古庙,蒙蒙细雨,蜿蜿小道……在热带雨林气候独有自然风貌的掩映下,吴哥遗迹群少了一分文华易逝的悲怆与苍凉,多了一分顺遂万物的平和与生机,仿若一个翡翠般的梦境。

本届比赛以“梦幻吴哥”为主题,以中沅公益基金会在柬埔寨暹粒援建学校为契机,旨在活化吴哥遗迹的文化资源,推进中柬两国文化交流,与学生一起深入暹粒、神游吴哥,以文化为纽带深化中柬人民友谊。

2013 年 9 月,“一带一路”建设从愿景转变为现实,切实促进我国与沿线国家在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域互惠互利、发展共赢。柬埔寨自古便是“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重要国家,如今更是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节点。吴哥遗迹是柬埔寨的文化名片,集中展现了9至15世纪高棉王国各个时期首都的辉煌遗迹,于1992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通过包括中国在内多个国家的文物修复团队的支援工作,这一举世瞩目的文化瑰宝正逐渐焕发生机。


一、古国精魄

从公元889年始,至公元1444年,一共六百年,历代柬埔寨国王都是以吴哥为都城,也被称为吴哥王朝。

“吴哥窟”事实上是以吴哥王都及吴哥寺为核心,方圆49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大小庙宇组成的古遗迹群。自“苏利耶跋摩二世”时期吴哥王朝国力走向顶峰之日起,历代吴哥帝王均有在都城附近修建庙宇的传统,最终形成了巨大的庙宇群。这些以巨石雕刻堆叠而成的古刹凝聚了吴哥王朝六百年的神魂精魄。

本章会着重介绍吴哥遗迹群的建筑与大型雕塑,期待它们巍峨壮美的身姿能带你神游古国。

1.jpg



吴哥寺,俗称“小吴哥”,是吴哥遗迹群最出名的建筑,其正投影被用在柬埔寨国旗上,成为国家的象征。

吴哥寺本是印度教建筑,共有五个塔尖,象征须弥山的五个山峰,每年春分前后三天,站在吴哥寺正门的大道上,可以看到,太阳会从吴哥寺中央圣殿塔尖的正上方升起。夏至,太阳会从吴哥寺的北塔楼升起,冬至,太阳就会从南塔楼上方升起。这一建筑构造与其建造者——苏利耶跋摩二世“太阳王”的封号相得益彰。

2.jpg



如果说吴哥寺是吴哥遗迹群建筑的代表,那么巴戎寺“吴哥的微笑”就奠定了遗迹群安宁祥和的整体氛围。

巴戎寺位于吴哥通王城的中心,按照字面的意思就是“祖先的坛场”,全以石块堆叠而成,49座高塔组成的塔林,再加上城门上的5座,总共是54座,象征阇耶跋摩七世统治时高棉帝国的54个省。塔上刻有以国王面貌为原型的四面佛,200余面微笑飘荡在吴哥上空,静静地守望着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

3.jpg



二、幻兽呈祥

与其他古文明类似,吴哥先民们也将对自然的敬畏和对生活的愿景寄托于动物之中,使这些原本栖息于人类社会周边的生灵神化为精灵,守望在故国的原野上。

吴哥遗迹中典型的幻兽雕像有狮子、神猴、娜迦(多头蛇)等。一个完整的梦境不只有远方的景色和静止的建筑,也一定有生动的情节和角色,希望这些奇妙的幻兽能激发出你别样的灵感。

4.jpg



在柬埔寨,狮子形象常常出现在寺庙门或出入通道两侧。下图中的石狮子形象来自巴肯寺的入口处。寺庙呈金字塔形,有石阶通往台顶,每层台基均有一对石狮守护左右。

狮子在中国与柬埔寨皆非本地动物。在佛教与印度教文化中,狮子都被神格化;并被赋予了力量、智慧、无畏、伟大等象征意义,令人敬畏。由于狮子被赋予的象征意义,人们常以其形象制作成各种雕塑,放置于建筑大门或通道两侧,以起到守护与震慑的作用。在两国的古代遗迹中,经常能够看到这种形式布局的建筑。

5.jpg



吴哥王朝受古印度文化影响极深,在古印度神话中,与猴子形象有关的是神猴哈奴曼。神猴哈奴曼是史诗《罗摩衍那》中主人公之一,讲述了哈奴曼帮助王子罗摩(毗湿奴神Vishu的化身)从魔王罗波那手中解救王妃悉多的故事。在另一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中也提及哈奴曼。

哈奴曼犹如我国的《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只不过他比我国的孙悟空要早出世两千多年。神猴的形象遍布遗迹群,大多数为浮雕,但在女王宫(班蒂斯蕾)中能见到大量圆雕神猴守卫,坐姿端正、神态肃穆,与吴哥寺浮雕中古灵精怪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6.jpg



在高棉民族最初的王国——扶南国的开国神话里,苏摩女王是那迦族首领的体现,那迦象征水,苏摩是月神的名字。高棉人崇拜水并擅长治水,在河床中雕刻了大量的林迦和神明,以此彰显出水的神圣。

同时,那迦也象征着生殖崇拜,吴哥的空中宫殿据说是九头那迦的住所,神庙前的那迦栏杆意味着通向神的世界,国王每晚都要上去与之交媾,否则会面临不幸。

受到婆罗门教、印度教和佛教的多重影响,吴哥王朝形成了独有的多宗教融合神化观,那迦也因此按其首数有了不同的象征含义,一般为五首或七首:五首那迦为佛国护法,七首那迦为王国守护。

7.jpg



三、百年沉眠

公元十五世纪中叶,随着经济中心的向东南迁移和东方暹罗人的不断袭扰,日渐衰落的吴哥王朝放弃了固守600年的都城,将王都和神庙遗弃在密林之中。直到400年后,法国探险家亨利·穆傲根据元朝周达观所著《真腊风土记》重新发现了这片被遗忘的圣境。

四百年时光使得自然与遗迹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在古王国的遗骸上,新生的树木茁壮成长,参天绿荫与庄严神殿交相掩映,少了一悲怆与苍凉,多了一分平和与生机。

愿这翡翠般的梦境能给予你独特的触动。

8.jpg



下图为塔布隆寺,公元1186年,高棉王朝最伟大的国王阇耶跋摩七世兴建的“皇家寺院”,寺里面把国王的母亲当作“众佛之母”(Prajna Paramita,智慧女神)来供奉。

四百年的时间过去了,整个寺庙被巨大的树根茎干缠绕得盘根错节,一条条粗壮发亮,绕梁柱,钻石缝,进门窗,攀屋脊,无所不在,“树”和“石”紧紧地抱在一起,它们破坏了寺庙,但也拥抱了全部。只是这个拥抱,不以分钟计算,而是以世纪为单位。

密林、古塔、巨岩,神殿、佛龛、残垣,盘根、枯藤、蔓卷。星移物换,四百年弹指如烟。

9.jpg



如果问吴哥遗迹群中哪一处最让人有探险般身临其境的神秘感,那一定非崩密列莫属。

崩密列位于柬埔寨吴哥核心地区以东40公里,距离暹粒市77公里,是吴哥古迹中一座大型的建筑遗址。这座曾被遗忘废弃的古迹掩映在一片原始丛林中,大部分建筑倒塌,被丛林中的大树及其根系包围,大量的砂岩石被藤本植物和苔藓覆盖,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寂静、神秘、原始的气息。

10.jpg



四、纹彩华章

与做工复杂、费时费工的圆雕相比,纹饰工艺简单、富于变化、有极强的美学表达能力,因此浮雕及彩绘的纹饰被先民们广泛运用于各类装饰场合。

同时受古印度与中国的影响,吴哥王朝的纹饰艺术极为发达,工艺精美、取材广泛。本章以细节纹饰艺术丰富对吴哥的美学理解,愿这纹彩华章能给予你别样的体验。

11.jpg



吴哥遗迹的纹饰往往将各种元素糅合在一起,下图为吴哥寺一处门楣上的浮雕,其中兽面、盘蛇、忍冬、花卉、火焰等纹饰层叠交错,极具艺术张力。

兽面如树根,藤蔓似火焰,在往复的拟形技法中,不同种类的纹饰间既能平滑过渡又能互相呼应,这是其他文明中不常见到的独特技艺。

12.jpg



除了杰出的美学成就外,吴哥遗迹的纹饰中还蕴含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神秘信息。下图为塔布隆寺一处浮雕的细部,是不是与恐龙神似呢?吴哥所处的年代人们对恐龙并无认知,这样的纹案难道表面在吴哥密林的深处还有远古的遗民在徘徊?

13.jpg


主办单位:中沅公益基金会
联系电话:1770128653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官方微信公众号
大赛咨询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