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柬埔寨的诅咒?——真腊故地风土记

发表时间:2019-03-18 10:49:27

作 者:杨佳帆、李芃芃

来源:源流运动

关注:235

在脑海中浮现的辉煌文明与未知国度,像是在水杯里落下的一滴墨汁,好奇与期待随之无限扩散。


文章来源:源流运动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期作者


杨佳帆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硕士研究生

建筑考古与文化遗产专业背景/自由行资深爱好者


来自上海,95后地球土著,“行万里路”忠实教徒。曾经自驾探访无人古村落,和民宿老板打牌,参加地方狂欢节庆,住文保单位……喜欢把旅行变成一场冒险,不断探索未知。




李芃芃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博士研究生

建筑考古与文化遗产专业背景/摄影、旅游、美食爱好者


高考后阴差阳错闯入文化遗产领域,起初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谁知竟“将错就错”地爱上遗产并坚守其中。


表面是个沉默寡言的宅女,内心是个永远停不下脚步的“脱兔”。大学期间曾探访美、韩、新等国,及国内津、冀、鲁、豫、晋、陕、黑、蒙、江、浙、沪、赣、川、渝、云、港等地的遗产地。以尝遍各地美食、获取物质食粮为首要目标,旅途中通过相机、日记、手绘等记录方式对遗产地进行记录,从而顺便获取精神食粮。



记得在《传统建筑概预算》的课间,刘全义老师曾提及他的儿子在柬埔寨参与修缮吴哥窟时的趣闻。对故事的记忆虽已模糊,但那时在脑海中浮现的辉煌文明与未知国度,像是在水杯里落下的一滴墨汁,好奇与期待随之无限扩散。


我们由此开始计划了一场毕业旅行,而这趟旅程终于在毕业半年后随MU5714次航班起航,前往中国古籍中的“真腊”故地之所在——柬埔寨。




2019

01.18

金边



飞机在日落时分抵达柬埔寨。我们在首都金边停留了两天,希望能在前往游客众多的吴哥窟前,体会到当地风俗。


图一 人字拖与摩托——风靡柬埔寨的“标配”。


图二 夜晚的金边



2019

01.19


尽管因听闻“飞车党”而心惊胆战,我们还是怀着紧张和新奇步行前往监狱博物馆。那里曾是S-21集中营(第21号安全监狱)。


图三 S21集中营——S21集中营所在的建筑原是一所高中,1975年被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改造成了恐怖监狱和集体处决中心,并被重新命名为“第21号安全监狱”。里面现有的展览以“红色高棉大屠杀”为主题,遗憾的是建筑内部不允许拍照。我们在路上与司机小哥闲聊,谈及“红色高棉”,他说这是很多柬埔寨人不愿意提及的过去。有意思的是,对于这样一种社会氛围,《柬埔寨的诅咒》( Cambodia’s Curse )一书则把它归结为柬埔寨人陷入了一种自己不愿走出,并希望以此博得援助的PTSD。


对外国人而言,金边大皇宫则更为著名。平日,除来访的外国游客外,这里也有很多专程前来朝拜的柬埔寨国民。


图四 金边大皇宫——金边大皇宫主体建造于1866-1870年,属于典型的高棉式建筑。内部建筑多用黄、白两色装饰,黄色代表佛教,白色代表婆罗门教。这里曾是皇室居住、接见外宾、举行重大仪式的场所。皇宫主要建筑的顶部都有高耸的尖塔,屋顶正脊两端高高翘起,展现着那个时代的繁华,给人一种庄严、不可侵犯的神圣感。在一周多的旅程里,我们曾与许多柬埔寨人闲聊,发现他们最尊敬就是已故的西哈努克亲王,酒店前台也高挂亲王一家的肖像。但问及原因时,他们往往支支吾吾。或许对于皇室的尊敬已随历史融入他们自身,说不清楚个中缘由。


S21集中营和金边大皇宫,前者是柬埔寨人不愿提及的过去,后者是柬埔寨人尊重的现在,二者强烈的反差令人印象深刻。


图五 常见的柬埔寨夜市小吃——今日的柬埔寨已和《真腊风土记》所载的“亦不识合酱,为无麦与豆故也”大为不同。



2019

01.21

暹粒


暹粒的文化遗产不仅展示出当地的历史文化,也反映出当代社会对文化遗产的不同修复观念。


图六 巴戎寺——巴戎寺坐落在吴哥通王城的中心点,是一座佛教寺庙,在阇耶跋摩七世晚年时期修建。寺内浅浮雕全长达1.2公里,刻画了11000多个形象。其中最著名的是第一层外墙上的雕刻,展现出有关12世纪柬埔寨日常生活的逼真场景。(日本修复,原物归位法及解体式修复)


图七 巴戎寺浮雕局部


图八 巴方寺——巴方寺在11世纪初建造,是一座呈金字塔形的须弥山寺,共有5层台基,在第1、3、5层台基上分别有一个建有塔楼的封闭式回廊。第5层台基上有一座高约50米的被巨大铜皮包裹着的石塔。据《真腊风土记校注》([元]周达观著,夏鼐校注),“金塔之北可一里许,有铜塔一座。比金塔更髙,望之郁然。其下亦有石屋数十间。”(法国修复,原物归位法)


图九 托玛侬神庙——建于公元11世纪末至12世纪初的苏耶跋摩二世统治时期,是一座印度教寺庙,供奉湿婆神和毗湿奴神。与位于其南侧不远处的周萨神庙属同一时期建筑,二者的布局和结构相同。


图一〇 托玛侬神庙修复前(左)后(右)(引自Louis Malleret《吴哥古迹修复及其问题》( La Restauration des Monuments d’Angkor et ses Problemes ),1959年)


图一一 周萨神庙


图一二 周萨神庙局部——与我们同行的导游对周萨神庙的修复工作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添加部分与原物形成了鲜明的“可识别性”;修复中添加的部分一则不起结构性作用,二则没有细节雕刻。


图一三 暹粒最常见的tutu车——一天下来保证能让坐的人灰头土脸。



2019

01.22


图一四 晨曦——为了看小吴哥的日出而四点半起床,在渴望晨曦这一点上,各国游客达成了共识。


吴哥窟与其他寺庙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是坐西朝东,而是坐东朝西。由于西方有象征死亡的含义,因此有学者推断它最早可能是作为一座坟墓而存在,寺内以神话和历史故事为题材的浅浮雕或许正有助于说明这一点。如今,人们普遍认为吴哥窟既是一座寺庙,也是苏耶跋摩二世(12世纪上半叶在位)的陵墓。


图一五 吴哥窟中心寺庙的外围(东侧)——吴哥窟中心寺庙的外围有一组800米长的浅浮雕,其中大部分在12世纪完成。16世纪时,人们在空余的嵌板上增加了一些新内容。其中最宏大,最能体现吴哥文明的浮雕图像即是“搅动乳海”(Samudra Manthan):天神为永葆青春而在毗湿奴神的主张下与阿修罗(魔族)合作,共同搅动乳海以获取“不死甘露”,其他神明也参与其中,而最终,天神在毗湿奴神的帮助下夺得甘露。


图一六 圣剑寺局部——该寺建于12世纪,在1927年至1932年曾被修缮过。近年,世界寺庙基金会(WMF)也正在对其进行修缮。


图一七 圣剑寺局部——吴哥窟中多见的参天大树,据导游说为大丝葵。建筑与树木根部纠缠在一起,选择除去或保留都会对建筑会造成负面影响,如何处理它们是修复中的难点。


图一八 龙蟠水池——龙蟠水池(Neak Pean)是建造在圣剑寺人工湖湖心岛上的一座佛教寺庙。建于12世纪末阇耶跋摩七世统治时期。它的名字源自寺庙底层四周的蛇神(Nāga,那伽)雕塑,“neak”即是梵语naga的高棉语形式。(法国,原物归位法修复)


图一九 蛇神那伽——蛇神是印度教等多个宗教中的神明,有多种不同的表现形式。在柬埔寨,多头蛇通常被认为是守护神,此处出现在建筑四角。


图二〇 龙蟠水池东南方向湖面——龙蟠水池向东不远处的一大片湖水中有许多水牛。水池四面的水渠在设计时分别与主四方的某种动物对应,原本与“东”对应的动物恰巧是牛。然而实际上用以装饰东侧水渠的却是人头像。


图二一 在皇家浴池洗澡的小姑娘。——柬埔寨地处热带,只有湿热和干热之分,在水池洗澡是柬埔寨文化的一部分。据《真腊风土记校注》,当地“地苦炎热,每日非数次澡洗则不可过。入夜亦不免一二次,初无浴室盂桶之类,但每家须有一池;否则亦两三家合一池。不分男女,皆裸体入池,惟父母尊年者在池,则子女卑幼不敢入。或卑幼先在池,则尊年者亦须回避之。如行辈则无拘也,但以左手遮其牝门入水而已。”


图二二 东梅奔——10世纪末,罗真陀罗跋摩二世主持兴建东梅奔,现在能看到外墙上有许多小洞,与当时用来固定石膏所使用的技术有关,但由于效果不佳,后来兴建比粒寺时就不再使用该技法了。


图二三 比粒寺——比粒寺与东梅奔的建造时间相近,形制也十分相似,有两层围墙,内有类似寺庙山的3层阶梯平台,顶层平台上有5座如梅花状排列的塔庙。塔庙多半以砖为建材,外墙敷上石膏,之后加以雕饰。(意大利修复)


图二四 豆蔻寺——1960年法国人重修豆蔻寺,墙面上大量标示着CA字样(Conservation Angkor缩写)的砖都是在重建时烧制的。(法国修复重建)


图二五 浮现在草木中的雕像



2019

01.23


偶然得知,今日的司机小哥曾于15岁时在寺庙出家三个月。小哥说,僧人们晚上并不睡觉,会进行冥想。他因为没有晚饭吃,没法和女孩子相处,太苦了而放弃了他的修行,看来他尘缘未了。有趣的是,他的中文名叫做楚留香。


图二六 女王宫——始建于公元967年,在吴哥王朝阇耶跋摩五世统治时期建成。女王宫是一座供奉湿婆神的印度教寺庙,三座塔殿正中一座供奉的就是湿婆神。


图二七 崩密列——崩密列(Beng Mealea)的意思是“荷花池”,在12世纪由苏利耶跋摩二世兴建,是一座小吴哥式的寺庙。它位于吴哥时期一条老路的中心,这条路连接着吴哥王城和位于柏威夏省的圣剑寺。(未经修复)


图二八 崩密列局部——古墓丽影的取景地。



2019

01.24


难以想象的是,吴哥窟国家博物馆竟与免税店比邻,其中展览的内容确实不辜负这一黄金地段。前六个展厅按时间顺序介绍吴哥窟的建造历史,后两个展厅则以石刻和服饰为主题,介绍高棉文字和吴哥窟雕像的服饰分期,建议对吴哥窟没有前期了解的同学们在游览遗址前参观展览,可以更有目标和针对性地看雕刻和建筑。唯一遗憾的是展厅内禁止拍照。


图二九 吴哥酒店区旁的酒吧街——暹粒与金边不同,治安较好,似乎是一块柬埔寨内部的旅游的“飞地”,街上西方面孔的数量会多于本地人。白天在吴哥窟向你问路的人可能会在晚上又与你出现在同一条pub street。



2019

01.25


图三〇 小吴哥屋顶上的猴儿


在机场等候的一整个下午,购买了一本《柬埔寨的诅咒》,书中说的是对柬埔寨近代发展的疑惑:与柬埔寨同受战乱之苦并同期开始发展的越南已经腾飞,多处世界文化遗产,如美山塔寺等,能够依靠国内人力物力进行修复;而经过25年的发展,曾有过璀璨文明的柬埔寨还在接受几十亿的外来援助,文盲率达25%,世界文化遗产吴哥窟也成为展示多国修复理念的实践田。


当然,我们很乐意能看到文化遗产得到保护。但从长远的角度看,吴哥窟的未来植根于柬埔寨的发展。文化遗产的保护并非是一件一劳永逸的事情。在没有战争或工程等人为破坏因素的情况下,它们依旧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外在影响。吴哥窟的保护需要长期追踪,而当国际援助退场,它的未来仍任重道远。


图片展示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7701286537

电子邮箱: wugewenchuang@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

图片展示
主办单位
图片展示
 
官方微信公众号

光睿益仁品牌管理责任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粤ICP备1234567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