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吴哥,沉睡四百年》连载④:茶胶寺

发表时间: 2019-02-14 00:00:07

关注: 503

未曾完工的废墟,麦秀废墟,天神的惩罚,雷公柱。

  

  西周灭商后,商纣王的叔叔“箕子”带着五干遗民,一口气跑到了朝鲜半岛,定都平壤,建立国家,周天子还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史称“箕子朝鲜”。

  《史记》中有这么一段:“箕子朝周,过故殷墟,感宫室毁坏,生禾黍,箕子伤之,欲哭则不可,欲为其近妇人,乃作麦秀之诗,以歌咏之。”

  意思是,箕子回中原向周天子朝圣的时候,路过殷墟故都,眼见宫室毁坏坍塌,野草丛生。心想殷商六百年的江山换了主人,触景生情,想大哭一场,可周围人多眼杂,怕影响不好,琢磨自个儿小声抽泣一下吧,擦擦泪,又觉得跟女人似的,不合适,最后化悲痛为力量,黯然神伤出一首《麦秀》。

  麦秀,指麦子秀发而未实,代指亡国之痛,这可是中国第一首吟咏废墟的诗歌,自此也奠定了后世文人在面对遗迹时的审美态度:幻灭、永恒。

  该怎么理解呢?比如吴哥,巨石堆垒的骄傲,也禁不起时间摧残,树木从石缝里伸出来,撑塌庙坛,乱石扑地,这场景就是“幻灭”。可这片废墟的存在,却也见证了在和时间抗衡中吴哥的伟大之处,所以也是一种“永恒”。

时间,就是物质在不断“幻灭”中达到“永恒”。

古人的时间没今人的含金量高吧?当下成功人士的日常规划都是精确到分秒毫厘,干什么都着急,匆匆几天时间就想抚摸吴哥四百年。不过有个地方,就算时间再少,也不该被错过,因为在吴哥帝国最辉煌的时期,它就在一个莫可名状的时间点凝固了,留下一个并不完美的样子。换句话说,还没有建成,就被抛弃了。

茶胶,是一座从没完工的国寺。

柬埔寨人称茶胶寺为“Ta Kev”或“Ta Keo"。 "Ta”的意思是祖先,"Kev”指“宝物”。茶胶是阇耶跋摩五世为自己兴建的国寺,取名如此,或许是因为茶胶寺中心的须弥坛顶,五座全砂岩打造的高塔,天高晴日,塔顶在阳光倾泻下熠熠生辉。


垒须弥坛,模仿自然山(摄影:张保卿)

  “少年天子”阇耶跋摩五世在公元968年继位,年纪轻轻的他在王室以及顾命大臣的精心呵护下过了好几年,正因如此,这些朝廷的监护者们,差不多隔三差五就被赏个黄马褂、双眼花翎,外加御赐大宅院。精美绝伦的女王宫(班蒂斯蕾Banteay Srei)就是在这个时期兴建的,而营造者就是国王的老师,势力强大的婆罗门。七年后,按照传统,长大亲政后的阇耶跋摩五世必须开建属于自己的国寺,不过很可惜,施工设计复杂,况且同时开工的国内其他工程也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直到公元1001年国王去世,茶胶寺依然没有完工。


无数双虔诚灵巧的手尚未来得及精雕细琢(摄影:张保卿


人没了,事还没办完的情况在吴哥并不少见,原因不外乎就三条:工程太大,效率太低,活得太短。

阇耶跋摩五世死后,吴哥内外各种阴谋如雨后春笋,面对最高权力的诱惑,整个国家都开始不淡定了,王位继承人乌迭蒂耶跋摩二世登基后,只坐了一年江山就匆匆下台。一时间“十八路反王,六十四处烟尘,七十二家盗贼”,国寺茶胶的工程,想不停都不行。

  暂时的混乱,都在等一个人来终结。

  他自称王子,却从没在吴哥正式出现过,他不信婆罗门,反倒自认是佛的子民,就是不走寻常路。时至今日,一些法国学者还坚持认为,横空出世的这位苏利耶跋摩,先别说他是否出身王族,或许他压根就没有一丁点柬埔寨血统,还跟暹罗那边不清不楚。不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吴哥出土的一块碑帖上写得明白:苏利耶跋摩“冲破了其他国王的包围”。

  历经十年战争,他笑到了最后。

  苏利耶跋摩一世的成功上位,跟佛教徒的支持密不可分,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当然,也是时势造英雄,他的前辈阇耶跋摩五世虽然信奉湿婆,但是国王和宫廷中的婆罗门一样,对佛教也都很宽容。

  打天下一回事,坐宝座是另一回事了。无论如何也要表明自己出身是正统的,根红苗正,不容置疑。苏利耶跋摩一世在登基后继续让婆罗门担任国家祭司,同时还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出身婆罗门世家的国师盘迪陀,并让这位女婿担任总工程师,重启因为战火停工的茶胶寺。

  在设计图中,茶胶寺的规模空前,东、南、西、北延展四方,庙山格局宏大,拥有连接四周水系的船舶码头,国王和祭祀可以走水路直接停靠茶胶寺。


 庄严神圣需要简单线条(摄影:张保卿



  在众人簇拥下,徐徐登上须弥山顶,目光所及,远远近近,深深浅浅,阵阵暖风吹拂,稻浪翻滚,层叠起伏,金灿灿一片,映衬着吴哥国寺辉煌至极。


来不及雕刻花纹的国寺(摄影:张保卿


!这都是肤的江山!

先别激动,可惜,这场景一次都没有出现过。历经几任王权更迭的茶胶寺,未能如愿完工。甚至茶胶寺今天的残存格局也与原设计规模相差甚远。

原因,可能只是一场暴雨雷击。

1952年,法国史学家戈岱司(G Coedes)对茶胶寺附近出土的一块碑刻分析后认为,茶胶寺在工程竣工之前曾遭过雷击。

今天我们都知道,下雨打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在千年之前,被雷击中是件非常可怕的事。在古人眼中的,雷电有巨大的威力,引发山火还会给部落和森林带来灭顶之灾。

雷电,不可战胜,更无法操控。所以在很多不同文明发源地中,雷神的地位都很高。古希腊神话中的众神之父—宙斯,就用可怕的霹闪电来维持着天空的秩序。而雨季的印度大雨倾盆,电闪雷鸣,恒河之水天上来,在雅利安人心中,手持金刚杵的雷电之神因陀罗(Indra)也化身为战神成为国王的保护者。国也不例外,“黄帝名轩辕,北斗神也,以雷精起。”黄帝也是雷神,封号为“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意思是三界、六道、四生、十方的雷事和雷人都归他管,做祟的妖魔,皆可用雷轰灭。所以,遭雷劈,不仅仅只是“遭雷劈”这个物理行为而已,那是上天在惩罚我们愚蠢的人类。

既然天雷滚滚,不可控制,那我们就必须两条腿走路。首先,祭祀讨好上神,他“吃、拿、卡、要”了,还好意思找茬?其次,也得注意防范,努力避开各路大神的闪电,他想劈也劈不着。

  在国内的古建筑设计中,往往有个“雷公柱”,就是用来防雷的,但事实上,咱们祖先对这事的认知适得其反了,一些古屋大宅的房脊中心,不仅有雷公柱,还会事先在瓦片下埋个防雷宝盒,形式上,相当于在屋里供上雷公牌位,高高的,殊不知,这个是引雷人室,绝对的。

  1984年6月,夏初,北京雨季,故宫的承乾宫屋顶遭雷击,雷电直打到了房顶正脊的宝盒。维修的紫禁城工作人员取下焦黑的宝盒后,发现里面有金、银、铜、铁、锡五个小元宝,还有印着“九天应无雷声普化天尊玉枢宝经”的五条绸布。散落在盒里面的24个金钱上,写着“天下太平”。从内到外,都是金属材料,这要是能防雷才怪,将雷引来倒是易如反掌,比房顶还高的屋脊吻兽都没这么管用。

  1750年美国的富兰克林提出用避雷针保护建筑之前,世界上大部分宏伟建筑的防雷措施都很朴素,基本没用。

  本来,吴哥窟的避雷需求并不强烈,因为石块间无任何粘结剂的组合方式正是吴哥特色,茶胶寺就是第一座完全以砂岩为主体的吴哥建筑,巨型石材的使用在同类中罕见,而石头是良好的绝缘体。完全依靠干摆,上下垂直的石块之间靠重力摩擦和凹凸构造,好解决,但水平石块之间连接,就要靠“银锭榫”等金属构件了。茶胶寺的遗迹里,不少石块还留下了连接部件的痕迹,但这些贵金属构件,据说在暹粒对吴哥侵略洗劫的时候,全被抢走了。

  在一个暴风骤雨的夜晚。高处亮眼的茶胶国寺像往常一样,俯视着周边空旷的水域,茂盛森林,从天而降的雨水蔓延过石块间的银锭榫件,赶着工期的劳役匠人,躲风避雨的惊鸟野兽,似乎都在诱惑着一道道闪电划破天空。

  终于,国寺茶胶被雷电击中了,因陀罗大神的怒火惩罚了高棉。


 未完工的寺庙仍保留着当年施工的痕迹(摄影:张保卿


 一座未完成的寺庙(摄影:张保卿

 

  伟大的因陀罗曾拓宽天空,释放七河之水,杀死巨龙,成为三界的统治者,受到人们的赞美。他不仅是雷神、战神,也是吴哥国王的保护神,恐惧的高棉王室为此举行了一次隆重的赎罪祭祀仪式。但尽管如此,这座被天神打下惩罚烙印的国寺茶胶,注定是不祥的。于是,这座巨石堆砌而成的宏伟建筑,刚刚才支起骨架,还没来得及在表面雕刻精美的花纹,直到今天依然保持“未完工“的状态。但蹊跷的是,茶胶寺并未彻底废弃不用,在遗迹中还留存吴哥各个时期的大量雕像,甚至还有后来阇耶跋摩七世时期的碑刻。

就像舒伯特的第八交响曲《未完成》,茶胶寺到底什么时候才被真正废弃的呢?

卡夫卡说,一切受过伤害的东西都是躲躲闪闪的。

我想真是这样。


图片展示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7701286537

电子邮箱: wugewenchuang@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

图片展示
主办单位
图片展示
 
官方微信公众号

光睿益仁品牌管理责任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粤ICP备12345678号 网站地图